注册

美团帮的中国创业故事 | 风眼前线


来源:风眼

世人皆知王兴,但少有人认识干嘉伟和吕广渝。

出品《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管艺雯 主编 于浩

01

美团上市开盘市值即超京东,成为中国互联网市值仅次于阿里、腾讯、百度、小米的第五大公司。

互联网从业者皆知王兴,但少有人认识干嘉伟和吕广渝。

干嘉伟和吕广渝,曾分别担任美团和大众点评的COO,是这两家公司的关键人物。美团能够在百团大战、千团大战之中立于不败之地并且脱颖而出,干嘉伟功不可没。

干嘉伟在加盟美团之前,已经在阿里待了12年,是阿里名副其实的“老人”。在被王兴“六顾茅庐”之后他终于被说动,2011年加盟美团担任COO。

(图注:原美团COO干嘉伟)

2011年是团购的至暗时刻,当时很火的拉手上市失败,24券资金链接近断裂,窝窝团冲击上市失败,但干嘉伟不顾身边亲友的质疑,选择“all in”美团,他事后坦承自己是觉得“当时的美团跟十年前的阿里在很多方面很像,突然就有一种冲动,觉得有点手痒,就想挽起袖子冲进去,或者按照马斯洛的说法就是自我实现一把。”

干嘉伟的加盟对当时的美团是福星一样的出现,可以这么说,干嘉伟打造了美团的直销铁军,也让美团在管理上走向正规化。

据美团第10号员工、水滴集团创始人沈鹏向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回忆:“论团队管理,最强的是阿干(美团点评员工对干嘉伟的称呼),阿干虽然不负责团购之外的业务,但整个美团的管理能力都是阿干在打造和输出,他横向在给整个公司做培训、做分析、做各种辅导或者横向输送管理人才;而王兴的强项是在于其前瞻性上。”

此前一位阿里内部人士曾表示,干嘉伟当年去美团,是阿里批准的,是带着阿里的使命和价值观去的,这导致了日后阿里与美团的关系恶化后,干嘉伟与美团的关系也变得微妙起来,干嘉伟也逐渐淡出美团。

2017年4月,高瓴资本确认干嘉伟加入担任运营合伙人,干嘉伟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团是我第三份工作,应该也是我最后一份全职工作。”

与干嘉伟同为阿里出身的吕广渝,两人的工作履历颇为相似——两人都出身阿里B2B,从基层一步步做到阿里集团副总裁;后又分别代表阿里考察潜在的投资标的,当时火热的团购成为投资的重点关注领域,干嘉伟去了美团,而吕广渝先去了窝窝团,后来又加盟了大众点评。

(图注:原大众点评COO吕广渝)

在阿里7年,吕广渝换过很多岗位,一路从阿里市场总监、城市经理、大区经理走上阿里副总裁职位,是一个地地道道从基层走上高管岗位的阿里代表,他不仅参与一线销售,还主导了阿里从直营到销售代理的整个战略转变。

吕广渝曾参与阿里B2B在全国的开疆扩土,在阿里工作期间,吕广渝的精力充沛程度给很多同事留下深刻印象。他多半在夜间开会,被部下称为“夜总会”之王,曾创下连续开会72小时不间断的记录。

几乎与干嘉伟加盟美团同一时间,吕广渝选择加入了窝窝团,可惜2011年底窝窝团冲击上市失败,吕广渝先后加入了安居客担任COO,此后又于2013年离职创办了亲子教育O2O平台孩子学。

2015年初,美团和大众点评的战争愈演愈烈。2015年3月,大众点评宣布全资收购孩子学,吕广渝加入大众点评担任COO,与美团COO干嘉伟踏上了同一战场。彼时大众点评CEO张涛对吕广渝寄予厚望,期待吕广渝的加盟能够提升团队的战斗力和狼性。

可惜吕广渝的运气总差了那么一点,加盟大众点评仅半年,美团与大众点评在资本的施压下最终于2015年10月合并,大众点评的多数管理团队相继黯然退场。

而在去年下半年,无人货架风口涌起,两位命运中的对手又在同一战场相遇——干嘉伟担任果小美和番茄便利的董事和顾问,而吕广渝则成为了猩便利的创始人之一。如今无人货架领域偃旗息鼓,不知道这两位对手,接下来是否又会在新的战场的再次相遇?

美团港交所敲钟现场,凤凰网科技独家采访到干嘉伟,阿干回忆起自己2011年刚加入美团之时,他对王兴说自己觉得美团十年内有望进入中国互联网前十,现在提前完成了目标,干嘉伟对美团点评充满信心,他认为美团的市值有望在未来进入前三,仅次于阿里和腾讯。

02

“敢想、肯干、会算账。”王兴在几天前的饭否中提到了关于人的这三个关键词,虽然无法探知这是王兴对谁的期许,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王兴欣赏的三个特质。

在试图总结从美团点评出来创业的这批创业者身上共同的特质时,一位熟悉美团的观察人士给出了几个颇为类似的关键词——“独立判断、执行力强、注重用户体验”。

(图注:凤凰网科技整理的部分美团离职高管名单)

一位从美团离职创业的前高管对凤凰网科技说,“如果是重运营、重效率的创业方向,(美团点评出来的人)应该水平相当不错。”

基于这种特质,2017年下半年的创业风口“无人货架”成为美团点评系创业者的最佳试炼场。彼时无人货架的创业玩家中,在2017年12月的时点,当属猩便利和果小美为两大头号玩家。

果小美团队的总裁殷志华和参谋长干嘉伟最近的一份工作都在美团度过——殷志华2011年负责华东大区,是当时最年轻的大区总经理,此后负责过全国大客户部、智慧餐厅事业部等职务,为美团八大金刚之一;而干嘉伟2011年出任美团网COO,为美团建立强大的地推团队,帮助美团在百团大战中得以存活下来。

2017年5月9日,殷志华在个人微信号发文表示自己将离职美团点评,随后创立了番茄便利。在和果小美合并之前,番茄便利刚刚宣布完成了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

(图注:中间为殷志华)

殷志华向凤凰网科技回忆其加入美团的缘由,在他研究生三年期间,一直在尝试做些三四线城市互联网的事情,2010年殷志华受美团网影响,在当地也做了一个团购网,但始终属于小打小闹。

殷志华志不在此,他想进入主流互联网圈子,最后在2011年,殷志华毅然选择研究生辍学后加入美团,他对凤凰网科技说,自己从王兴身上学到最多的即是“调研、思考、独立判断、有耐心”。

类似的职业经历也发生在猩便利的两位创始人身上,猩便利创始人吕广渝为原大众点评COO,此前是阿里中供铁军的早期骨干之一;猩便利联合创始人司江华与吕广渝师出同门,作为吕的后辈,司江华曾任职阿里中供销售主管,后担任美团点评休闲娱乐事业部总经理。

(图注:原美团点评休闲娱乐事业部总经理司江华)

司江华深受王兴下半场理论的影响,他曾向凤凰网科技这样阐述猩便利创业初期的动力,“线上流量和人口红利逐渐下降,其实还有线下的价值洼地没有被挖掘,我们在线下寻找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是映射线上刚需高频的流量入口。”

除此以外,美味生活创始人周显军曾为美团第一位90后区域总经理,如今他的无人货架创业项目,获得了包括点亮基金和水滴互助的投资,前者由大众点评联合创始人龙伟、李璟联合创办,后者则为原美团第10号员工沈鹏的互帮互助社群创业项目。

2017年加盟每日优鲜便利购担任CMO的刘澍,曾是美团直销铁军的核心人物,他2011年加入美团,7年轮岗8次;2014年至2015年期间,刘澍时任美团京津大区负责人,五个月时间让美团原本落后的市场份额超过竞对;而在美团外卖进入白领市场的迅速扩张阶段,刘澍任美团外卖大连锁部总经理,把白领KA市场渗透率做到95%。

刘澍曾向凤凰网科技阐述其加盟每日优鲜便利购的原因,是在于看到了产业互联网时代,零售是极佳的切入口,而每日优鲜坐拥供应链、商品、直销团队三大核心优势,“特别想把我过去积累的经验给(每日优鲜便利购)这个团队做输出。”

司江华在接受凤凰网科技的采访时表达了他的观点,无人值守便利架的战争分为三个阶段,依次是点位之争、运营之争、技术和供应链之争,而在第一个阶段,“哪一家可以率先达到30万个左右点位的体量,基本上就可以占据绝对优势”。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会美高梅4858网址得集中在美团系,在最早期的点位之争中,地推能力将是占据优势的关键能力。

03

在此前《财富》杂志中文发布的2018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业精英榜中,美团王兴和水滴集团沈鹏同时入选。沈鹏和王兴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他在凤凰网科技对其的采访中毫不掩饰对王兴的钦佩之情,并为自己在美团的工作经历感到自豪。

(图注:原美团第10号员工沈鹏)

沈鹏评价作为一家公司的创始人,“要充分发挥好自己的优势,同时通过搭班子,把自己短板给补上,从这个视角来看,王兴是非常全面的创业者。”

沈鹏向凤凰网科技回忆起自己加入美团的情形,当时他列了一个自己眼中最靠谱的创业者名单,王兴位列第一位,“王兴最让我心服口服的能力就是他的前瞻性,这决定了他能否制定出最正确的公司战略,以及各种资源倾斜和布局的能力。”

2010年1月,沈鹏加入美团创业团队成为第10号员工,2016年4月中旬,这位曾带领美团外卖从零起步做到日单400万的美团10号员工,离职做了水滴集团,切入互联网互助保障社群,目前水滴集团有水滴筹、水滴互助、水滴保三大业务,注册用户超过5.5亿,独立付费用户数超过1.6亿。

同样作为美团的早期创始团队成员,赖斌强与王兴的创业渊源始于校内网,2010年赖斌强加入美团,是美团八大金刚之一,2010年至2015年间,赖斌强组建并负责美团网IT部、行政部、采购部、法务部和政府关系部门,并于2011年至2012年间兼任美团HR负责人。 

(图注:原美团创始团队成员赖斌强)

2017年赖斌强离职美团创业,一头扎进了兴趣社群的领域,据自媒体“商业与生活”报道,在研究了市面上的大部分相关产品后,赖斌强发现有个小程序产品叫小打卡,上面聚集了一批社群,每一个社群里都活跃着一批有共同的价值观或者目标的人,他们每天通过打卡来发展兴趣、养成习惯。

赖斌强很感兴趣,于是他联系到创始人徐佳义,两人很快便注册了公司,赖斌强是CEO,负责找人找钱定战略,徐佳义先后负责技术和数据相关的工作。

新公司在注册之初就获得了王兴和王慧文的种子投资,此后又拿到了真格基金的天使投资,2017年底,红杉资本进行了A轮投资,到了今年5月,小打卡获得了IDG和晨兴资本的A+轮投资,目前公司估值超过1亿美元。

04

余熠一毕业就去了大众点评,在这家上海的慢公司工作了12年,他是大众点评的第三个工程师,先后深度参与了大众点评整套系统的基础架构、团购业务系统以及电影的技术与产品业务。美团点评合并之后,余熠担任新公司电影业务在上海的负责人。

(图注:余熠,原美团点评电影业务上海负责人)

在余熠的评价中,王兴是一个“很强”的人,他认为王兴在逻辑性、思考的一些事情,其高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新美大的业务层面。

余熠向凤凰网科技表示,他在美团点评学到的最重要经验,就是任何一个企业在做很多事情时,都会碰到主线与边界的问题,而你需要明确自己的核心主线在哪里,“新美大的主线就是围绕吃,去做所有的延展,它的边界就是关于吃喝玩乐的生活服务。”

2016年6月余熠离开美团点评,成立优拜单车,踏入了当时处于风口浪尖的共享单车热潮,如今他将共享单车的运营重点放在了海外,并同步探索基于共享经济的Uchain区块链业务。

同样进军区块链的还有美团元老级人物杨俊,杨俊2000年考入清华大学,2004年开始创业,2005年休学和王兴一起创业9年,在2014年离开美团后创立了天际线创投,主要投资互联网金融和共享经济。今年5月底,据链得得报道,杨俊和陈伟星作为联合创始人共同宣布将推出区块链打车应用。

(图注:原美团联合创始人杨俊)

在美团点评合并后的半年左右时间,这家公司迎来了员工离职创业的一个小高潮。据IT桔子的统计,美团点评系创业者出来创业的时间最早可追踪到2011年,其中2015年和2016年形成创业的高峰期,同时IT桔子预计,在美团点评IPO上市的那年之后,可能又会有一个离职创业的峰值出现。

但沈鹏并不这么想,他对凤凰网科技说,“其实美团真正优秀的很多创业者还没开始出来。整体来看,美团自从定位要做‘吃得更好、生活更好’的超级连接平台之后,其实你发现很多业务更敢立项了,特别是兴哥提出来没有边界的概念,内部做业务的人更容易实现成就感,不会轻易走。”

王兴说,“我们在努力成为恒星,美团到现在只有8年,大众点评也只有15年,我们只是刚刚起步而已。”或许美团帮的中国创业故事也是如此,只是刚刚开了一个头。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泡泡直播

凤凰网科技官方微信

泡泡直播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