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人的“高考创意”:旗杆上挂书包

2019-06-24 09:18 环球时报

  本报驻荷兰特约记者  于 夫

  

  旗杆上挂上书包庆祝孩子毕业。于 夫摄  

  每年6月中旬,荷兰街头就会出现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不少家庭在旗杆上挂上书包,来宣告“娃高考过啦”“我家孩子通过考试,正式毕业啦”,有些家长还会挂一串用过的练习本,或者一面特制的旗子,上面印着Geslaagd (通过了)。一般5月底前,荷兰中学举行毕业考试。由于这个考试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孩子能进哪所大学,因此称得上是“荷兰高考”。围绕荷兰高考有不少故事,折射了荷兰的国情特色。

  家长的发明

  除了荷兰人庆祝孩子高考结束挂国旗和书包,一些在荷兰生活的外国人也入乡随俗,在孩子毕业考试通过后会挂上自己国家的国旗和孩子的书包。许多家长还会给孩子举行毕业派对,派对结束后才取下书包和国旗。补考的成绩会在8月公布,到时候还会出现挂书包的景象。

  这种挂国旗和书包的传统最初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为祝贺学生毕业,许多学校升起国旗。考生家长很快效仿,并挂上了书包。上个世纪70年代,曾有政客表示这种做法有些胡闹,对国旗不敬,建议禁止。经过讨论,政府认为这样做“无损国旗尊严”,可以继续下去。许多学生认为这种庆祝方式体现了荷兰人的自由与创意,也是一种成人礼,标志自己进入了人生的新阶段。

  考试意外不少

  荷兰的中学分三类:一类是预备中等职业教育,学制4年(VMBO);第二类是高级一般中等教育,学制5年(HAVO);第三类是大学预科教育(VWO),学制6年。小学毕业时,学校就会建议学生去哪一类中学学习,供家长参考。今年有21.7万名中学生参加毕业考试,其中超过50%的人参加VMBO考试。中学能否毕业要综合考虑学生的平时成绩和毕业考试成绩,两者的权重各占50%。

  从1920年起,荷兰开始举行全国统一的中学毕业考试。考试科目包括荷兰语、英语、法语、德语、历史、地理、生物、经济、社会科学等,HAVO和VWO类的学生还要加考物理、化学、哲学等科目。备考期间,学生会做大量习题,也会着急上火。今年的一项调查发现,1/5的考生表示自己有心理压力。近年来,服用辅助药物帮助集中精力的考生越来越多。

  中学毕业考试的时间通常为两周,一般是每天考一科,每科一个半小时。今年考试时间是5月9日到23日。从2000年起,对于母语不是荷兰语、在荷兰读书不满6年的学生还有特殊照顾:最多可以延长30分钟考试时间、带一本荷兰语词典和一本荷兰及其母语的双语词典。

  和往年一样,今年的考试也有一些插曲。有10所学校的考卷缺页。北布拉邦省埃因霍温市的一位教师在德语考试时把答案告诉部分学生,被人举报。结果同一考场的17名学生不得不重新考试,这位女老师也被学校开除。

  去年南荷兰省也发生过4位教师在补考时帮助学生而被开除的事情。考试结束后也有可能发生意外。例如北荷兰省38名学生的德语和生物科目试卷在邮局丢失,只好补考。装有伊尔索市一所学校考生考卷的邮袋被盗,这些学生也得补考。

  谁阅卷最公平

  荷兰中学毕业考试的试卷分两种,一种是选择题试卷,通过机器来阅卷;另一种主观题试卷需要人工阅卷。对于后一种试卷,以前的做法是先由考生本校的老师阅卷,再由另一个学校事先指定的老师阅卷。如果两人意见不同且不能协商一致,就取平均分。

  但是有人对这种方法的可靠性提出质疑。因为本校老师通常会照顾自己的学生,阅卷标准比较宽松;第二位阅卷的老师由于时间较紧,或者出于偷懒心理,往往同意第一位阅卷老师的意见。教育部门的一项调查发现,第二次阅卷结果1/3都和第一次阅卷一模一样,所以从2016年起先由其他学校的老师阅卷,再由本校老师阅卷。去年全国考生的通过率为92%,今年的数字要等秋季才能揭晓。

责编:吴婷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博聚网